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主旋律

快乐赛车玩法介绍

发布时间:2020-01-15 所属栏目:主旋律 来源于:网络 点击数:8次

  《小城春秋》以厦联社的活动为线索,以厦门大劫狱为终结,真实地展现了30年代前后的中国革命形势,和广大知识分子的思想和政治风貌,较为成功地刻画了不同类型的知识分子的形象。

  主人公何剑平是个虽然政治上不够成熟,但却忠于党的革命英雄。他性情耿直,不善于深思熟虑,不善于运用革命策略和战术,也不能灵活团结中间分子,但他有着坚定的革命决心,在敌人面前、在监狱和刑场上坚强不屈,英勇斗争,对革命和党忠心耿耿。在越狱斗争中顽强拼搏,勇敢斗争,关心同志,一心为公,表现出革命者的崇高品质。

  吴坚不同于剑平,是一个较成熟的革命领导音的形象。他懂得党的革命原则和策略,具有高度的革命警惕性,被捕后对从前的恋人也不旨轻易相信;在同拜把兄弟、特务头子赵雄的斗争中,机智沉着,坚定勇敢;在领导狱中斗争时,头脑清晰,工作细致,赢得同志的信赖,使劫狱获得成功。

  陈四敏与吴坚有相似之处,但也有很多不同。他思考问题较全面周到,分析事物很深刻,处事稳妥,所以他不同意书茵是特务的说法,力排众议、弄清问题,有利于劫狱斗争。他对人诚恳热情,宽厚和蔼。他对工作认真负责,在劫狱斗争中勇敢坚强,光荣牺牲。

  共青团员丁秀苇与上述人物的个性有较大不同,她纯洁而有正义感,热情而有些幼稚,在天然的爱国热情的支配下,参加许多爱国活动,在斗争中逐渐成熟,因而在敌人的监狱中能勇敢斗争,顽强不屈,完全摆脱了小资产阶级女性的某些弱点,成为一个年轻的革命知识分子。

  作者还描写了赵雄这类走向反动的知识分子的形象,他起初也和吴坚一样,具有一定的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热情和进步倾向。但是后来他却参加了蓝衣社,当了特务,成为出卖祖国、杀害革命者的刽子手。他高唱奴性是人类的最高品德,却又凶狠残忍地出卖朋友,毒死上司;逼死拜把兄弟陈晓,霸占其未婚妻;毒死妻子,卑鄙地染指妻妹,杀害大批革命者,成为千古罪人,令人鄙视,使人痛恨。

  这些知识分子所走的不同道路,所表现出的不同性格,反映出他们个人的素质的高下,也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动荡不安和革命形势的复杂多变。

  这部小说在描写人物时,特别善于描摹人物的心理活动,展示人物的心态,以突出人物的性格,这是它的一个重要特点。如剑平再回厦门时,看到从前的女友挚爱陈四敏,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四敏告诉他自己早有妻子和孩子,并鼓励他大胆去爱秀苇时,他心里又有些内疚;当他知道四敏妻子牺牲的消息后,心里又起波澜,意欲把秀苇让给四敏。通过这些描写,革命青年剑平的高尚情操被生动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这部小说还善于通过人物对话和自白来揭示人物的性格。如特务头目赵雄称赞法西斯头子希特勒的人生哲学,倡言奴性的可贵,还说:“再没有比软心肠更愚蠢的了。只要你需要,即使割一个人的脑袋去换一支香烟也用不到犹豫。”这就充分地揭示了赵雄这个杀人刽子手的阴暗心理,揭示了他的凶残无比的杀人本性。

  这部小说的情节很富于传奇性,书中描写了吴七一类的义侠形象,他们的行动本身就具有传奇的色彩。书里的好多情节,如何、李两家的恩怨、厦门大劫狱等等,写得紧张曲折,惊心动魄,很富于传奇色彩,这正是本书吸引读者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它的特点之一。

《小城春秋》内容概要

  《小城春秋》是一部著名的描写革命知识分子生活和斗争的小说,它以1930年5月共产党领导的厦门大劫狱事件为背景。

  在此之前,中共福建省委机关两次遭敌人破坏,包括中共厦门市委书记刘瑞生、共青团福建省委书记陈伯生在内的许多革命同志被捕,并将被杀害。福建省委决定成立以陶铸为首的破监委员会,抢救狱中同志。

  由于党的领导和严密组织,厦门劫狱获得成功,使40余名同志被救,还消灭20多名敌人。这一事件轰动全国,也激发了作者的创作欲望,写成中篇小说《前夜》。解放后,作者在此书基础上写成《小城春秋》。

  小说的主人公何剑平出身贫寒之家,父亲何大赐在一次家族械斗中,被李木杀害。剑平的叔父何大雷发誓为兄复仇,李木惊恐万分,全家迁至厦门。大雷携剑平追到厦门,李木不得不丢下儿子李悦,独自流落苏门答腊,被迫当了“猪仔”,吃尽人间苦头。8年后他重回厦门,却仍然被大雷打死。但这时剑平和李悦已经成为朋友,李木出殡的那天,剑平亲自来执绋,使已经堕落的大雷极为不满。剑平对于出入烟馆赌场,勾结地痞流氓,走私鸦片、军火、买房子,包窑姐的叔父也极蔑视。

  他小学毕业了,但是家贫无钱再去上学,只好到一所渔村小学当了教员。他对贫苦的学生关心爱护,还领着他们参加大游行,对叔叔洋楼门上挂的“大日本籍民何大雷”的门牌愤怒万分,不但高喊“打倒汉奸走狗”的口号,还要求伯父与叔叔一刀两断。当天夜里,他去观看“厦钟剧社”的演出,结识了《鹭江日报》的副刊编辑吴坚。为了抵制日货,剑平参加了吴坚等人组织的“锄奸团”,干了一些打击奸商,使日货冷落的事情,深得民心。他们把从小火轮搜出的日货当场烧毁。剑平还当了搜货队队长,对何大雷的货也不放过。“锄奸团”同沈鸿国和何大雷为首的浪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取得了胜利。

  “九·一八”事变后,吴坚不断写文章抨击国民党的妥协政策,并加入共产党,剑平也加入了共青团,并同在《鹭江日报》当排字工人的李悦成了不可分离的好朋友。不久吴坚奉命去当《漳声日报》的总编,李悦和剑平及吴七常在一起研究斗争形势,并接受上级的任务;办民众夜校、搞地下印刷所。

  剑平在办学中结识了纯洁美丽的丁秀苇,她在“街坊访问”时来到剑平家,并逐渐熟悉了剑平的伯父、伯母,博得了两位老人的喜欢,剑平与秀苇的接触也多起来。在日本特务支持下,沈鸿国设赌场,开彩栗。剑干按上级的指示,写了“反对开彩票的文章,发表在《鹭江日报》上,并和秀苇参加纪念“九·一八”事变两周年的游行,揭露“开彩票”的阴谋,致使沈鸿国的阴谋破产。沈鸿国恼羞成怒,派歹徒暗杀剑平,幸得秀苇冒着危险跑到夜校告知剑平,又有吴七的帮助,剑平才免于一死。上级为了剑平的安全,把他调到闽西去工作。3年后,剑平又回到厦门,在海滨中学任教。

  这时,何大雷和沈鸿国因为争夺一个叫金花的女人而双双被杀,沈奎政接管了沈公馆,当了福建自治会的主委,成了浪人的头子。而当年和吴坚一同演戏的赵雄竟成了厦门的特务小头目,当了侦缉处长,金鳄当了侦缉队长。剑平当年的女友丁秀苇如今在厦门大学读书,还在海滨中学兼课,并深深爱恋着海滨中学的教员陈四敏。海滨中学的校长薛嘉黍是厦联社的社长。仲谦是《鹭江日报》副刊的编辑。这些人都是厦门地下党的同志和朋友,剑平和他们都保持着革命的友谊,但起初对秀苇爱上从闽东来的有丰富斗争经验的地下党员四敏感到不是滋味。

  不过,不久他发现四敏常常有意让秀苇和他单独接触,他感到很高兴,但又觉得内疚。不久,陈四敏告诉剑平,他已经结了婚,妻子在内地工作,孩子已经两岁了。秀苇的真情曾使他感到“缭乱”,但是他终于抑制住自己不该有的感情,不能和秀苇发展越过友谊的关系,他鼓励剑平要大胆地去爱秀苇。当陈四敏把有了爱人的实情告诉秀苇后,她心中苦恼不安。在她与剑平相处的日子里,越发认识了他的可爱之处,两人逐渐好起来。

  一天,秀苇终于向剑平倾吐了真情,可是不久,陈四敏的妻子被捕牺牲,剑平思绪不宁,矛盾重重,他以为秀苇真正爱的是四敏,如今四敏的妻子已经牺牲,自己就应当把秀苇让给四敏。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李悦,受到李悦的批评。正当李悦要给他们解决这个问题时,周森被捕叛变了,出卖了同志,四敏被捕,剑平、李悦不顾个人安危,四处通知同志们转移,结果也分别被捕。

  在狱中,赵雄先是拉拢剑平,继则动用酷刑:灌辣椒水、压杠子、吊秋千、用竹签刺指甲心。但是剑平坚强不屈,从不吭声哀求,哪怕打得死去活来,也不投降。四敏和李悦也受了酷刑,但正像李悦所说:“毁了肉体,毁不了意志。”决不投降敌人,决不在赵雄、金鳄面前低头。他们通过埋伏在狱中的同志,互相串联,坚持斗争。

  不久,剑平凿破牢房的墙壁逃跑,但是不慎在吴七家再次被捕,吴七也同时被禁闭起来。不久,吴坚同志由泉州经过同安,在约定的地点同武同志会面时被捕。赵雄得知这消息,竟把吴坚押至厦门,关在剑平、四敏所在的监狱。

  这是因为吴坚、赵雄和陈晓三人,在少年时代结拜为兄弟。后来,同台演出文明戏,相处得很好。1925年以后,赵雄考入黄埔军校,吴坚加入了共产党,陈晓当了钱庄的帐房先生。自从赵雄参加了国民党特务蓝衣社后,调到厦门,用毒药害死了原侦缉处长马刹空,自己当上了处长。他为了霸占陈晓的未婚妻书月,就阴谋逼死了陈晓,娶了书月。

  不久,书月的妹妹书茵由于家中生活困难,通过书月的关系,来到侦缉处当了书记员。不料赵雄竟对书茵的美丽垂涎三尺,调戏不成,变本加厉,毒死书月,向书茵求婚。书茵已厌恶侦缉处的罪恶工作,而且讨厌赵雄的纠缠,决定逃出魔窟。恰在此时,她从前的情人吴坚被押到这里,她决心拯救吴坚。吴坚被押进监牢后,赵雄千方百计地诱降他。但是吴坚刚毅不屈,从容对敌,声言:“我就是把脑袋输了,我也不能背叛我的信仰。”赵雄无奈,只好请书茵去劝诱吴坚。

  书茵趁这个好机会见到了吴坚,诉说了自己的心里话,讲述了曾经救过吴坚的洪珊等外面的同志要劫车救他的情况,但吴坚不了解书茵的目前情况,因而没有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

  吴坚回到牢中,把书茵的话向四敏等人讲了一遍,大家分析了情况,吴坚决定让打进监年当看守的老姚去核实洪珊的情况。经过核实,证实洪珊和书茵提出劫狱的事是真的。恰在这时,李悦因为查无实据被释放出狱。

  于是,他和外边的同志立即组织劫狱的行动。但是由于敌人要提前杀害剑平,劫狱时间被迫提前。由老姚把武器秘密带进狱中,里应外合,进行了激烈的枪战,使劫狱行动获得成功。但是,陈四敏因为掩护同志撤出,英勇战斗,光荣牺牲。地下党为四敏举行了隆重的葬礼。秀苇也和学生们一样,伤心地参加了四敏的葬礼,因而被敌人逮捕入狱,遭受刑罚。敌人逼她招认是共产党,参加了劫狱,她宁死不招。这天,秀苇同其他13个男犯一起被押往省城监狱,半路上,剑平等伏击警车,救出秀苇,并一同奔往游击区,投入新的战斗。

(编辑:moyuzhai)
精品秒速快3